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七子之會」

「七子之會」

2019-12-12 12:52:14 jzyaia 閱讀:486 積分:2000  



「七子之會」遊記相冊 @jzyaia


遊記相冊 @jzyaia


「七子之會」遊記相冊 @jzyaia

四百年前的清初, 寧古塔曾是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名字。因為明清易代之際,清統治集團對明朝歸順的漢人官僚極為敏感,動輒便遭流放,而寧古塔便是當年有名的流放地之一。

寧古塔並不是因什麼塔而得名,它是滿語的音譯,六或六個之意。據說早年曾有努爾哈赤祖父覺昌安兄弟六人,覺昌安在赫圖阿拉一帶出任都督,六兄弟分別帶兵駐守在外,六個兄弟均稱「寧古塔貝勒」,他們的駐地則被稱為寧古塔。在長白山一帶以寧古塔命名的不止一處,因海浪河畔的寧古塔後來為將軍府衙重地,這名字便被沿用下來。

在海林的一個名叫古城村的村頭,當年將軍府衙所在的寧古塔城的殘牆猶在,為原城牆的一個邊角,約300米。它被圈出來,成為寧古塔遺址。

清代的寧古塔類似沙俄時代的西伯利亞,「按寧古塔在遼東極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積雪,非復世界……諸流人雖名擬遣,而說者謂至半道為虎狼所食、猿穴所攫,或飢人所啖,無得生也。」 「彌望無廬舍,常行數日,不見一人。」雖說自然環境惡劣,但到得寧古塔,流人的待遇,卻遠優於沙俄的西伯利亞流放地。到了那裡雖無返還的自由,但也還不全是失去一切自由的勞改營。其時,寧古塔為駐邊重地,巴海任寧古塔將軍。巴海自幼隨父征戰沙場,但騎射同時,通曉滿蒙漢三種文字,且在順治九年,第一次為滿人放榜的科場上,錄取為一甲第三名——探花,由此開始了在京城的仕途生涯,直至接替其父任職寧古塔將軍。當年流放到寧古塔的罪人多為名流,其獲罪大都並不關涉人格,巴海對這些流人多有傾慕。因此,他在安置流人的官莊,搭建了保暖很好的草房。流人到達戍所,首先要被編入兵丁,參加軍事訓練。但巴海對他們網開一面,單獨編伍,然後,讓他們管理府務、軍營糧草賬目等,充當隨軍幕僚。按大清律例,流人在官莊要從事耕作,但常有例外,比如流人吳兆騫便在寧古塔將軍府城內的許爾安家開館授徒,跟他一起開蒙讀書的,除了許爾安之子,巴海的兩個兒子,還有較早流放到寧古塔的陳嘉猷之子、孫汝賢之子等。

許多流人出塞時,從關內帶來蔬菜和花卉的種子,移植塞外。流人方拱乾《移居》中有:「花雜依晴砌,蔬遲趁雨天。都中攜種遠,馬上帶根鮮。」第三句加註道:「坦公(張縉彥)分蔬子數掬」。張縉彥不遠萬里,從馬上帶來種子和植物的根莖,分給了友人。寧古塔流人的遭遇與文革後期幹部到農村插隊落戶倒是有些類似。

流人們在耕作之餘,依然延續著談學論道、吟詩作賦的遺風,由此出現了「七子之會」,據說這是黑龍江歷史上的第一個詩社。

「七子之會」的核心人物即前述將種子帶到寧古塔的張縉彥。張縉彥為南明降臣,在清朝內漢臣發生的「南黨」、「北黨」相爭中,「北黨」失勢,依附於「北黨」的張縉彥受彈劾被流放寧古塔。身處逆境,留連詩酒,不廢庄老風度。康熙四年(1665年),他集姚其章、吳兆騫、錢威,及苕中的錢氏三兄弟錢虞仲、方叔、丹季結為「七子之會」,「分題角韻,月凡三集」。吳兆騫流放寧古塔計23年。他的出身及特殊際遇結合了他的詩名,使他一直為士人所關注。當年,沈德潛編選《清詩別裁集》中,選吳兆騫詩16首,將其列為重要詩人。吳兆騫對「七子之會」的每個人都有評價,稱張縉彥「河朔英靈,而有江左風味」;姚其章之詩「春林翡翠,時炫采色」;錢威「議論雄肆,詩格蒼老」;至於三錢兄弟則是「才筆特妙」。吳兆騫、錢威與姚其章均以南閨科場案牽累流放,而三錢則是浙東通海案中被處死的錢瞻伯的三個弟弟。時人評錢氏兄弟:「虞仲英姿磊坷,皎皎若仙,不愧王榭家風,嘗與其兄瞻伯、弟方叔、丹季,刻燭聯句」。

張縉彥的文集《域外集》收入《游寧古台記》一文,記錄了1661年重陽前,18個流人名士相聚踏青登高賦詩的盛會。這次盛大的詩人相聚是在七子「月凡三集」之前。寧古台為距將軍府衙城東5里一座小山,海浪河從西北兩面繞過,形成西北兩面懸崖絕壁。當地人又稱這小山為龍頭山,因為它像吸水的龍頭。

這次詩會包括六十幾歲的風燭老人方拱乾。他長流塞外,留在桐城的家人和親友得知朝廷擴建皇城,頒布流刑之人可以認工贖罪。方家上下罄盡所有,認修了前門城樓,使他得以在不久后赦還故里。張縉彥的文中記錄:「岩回波繞,升高騁目,天風颼颼,迥然有塵外之思。遂系馬披榛,燒蓬置酒,分曹競飲。」與我們時下的野外聚餐差不多。文中還記錄其中一人下套捉到一隻野雞,但沒有被燒吃掉,而是被「惻然」的方拱乾暗地裡在崖頂放飛掉。方拱乾當場賦詩《放雉》兩首。眾人將放雉處命名為「放雉涯」,「志不忘也」。方拱乾返還故里后再次寫下《憶雉》一詩:「籠外有天地,山樑霜雪春。別時猶顧我,行處未逢人。曾否故巢在,應疑舊羽新。花根見余粒,爪印印階塵。」

《游寧古台記》一文寫於十年後,其時方拱乾已逝去五年。這篇記游是因張縉彥整理書稿雜物時,看到方拱乾當時所做詩,不禁眼淚盈眶,執筆寫下的,文中有 「坦庵(方拱乾)以是年歸里,聞其沒復五年,遺迹如新,墓木已拱,百年幾何?欲常遇勝游如此日者,豈可得耶?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