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清政府在法庫邊門處設法庫廳

清政府在法庫邊門處設法庫廳

2019-11-16 06:47:54 jzyaia 閱讀:570 積分:2000  

三百多年前的一天,一群人背井離鄉,在官兵的押解下,踏上了通往北方的道路。他們攜妻帶子,在寒風中行進,心緒難平,前途未卜。他們此行的目的地是一個名叫法庫門的地方,是因為大清朝的皇帝要在「自家的後院」修一道籬牆。這群剛剛被發配到東北的流人未曾想到,他們親手修建的這道籬牆,卻成了他們用一生,乃至幾代子孫看守、維護的所在。

「一門九台」的柳條邊文化

翻開清代地圖,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東北松遼平原上,橫亘著一條「人」字形的土堤,這個地圖上的「人」字,落到東北的黑土地上,可就夠大了----撇的上端東北至吉林省吉林市北部的法特東亮子山,撇的末端西南至山海關;捺的起點從威遠堡開始,末端至東南安東縣境內黃海邊的窟窿山(今東港市長山鎮),其人字形的撇捺接合點則在威遠堡(今鐵嶺開原市25公里處)。1636年,皇太極改國號為大清,年號崇德。崇德三年(1638年),清王朝開始修建「柳條邊"。歷經皇太極、順治、康熙三朝,用時43年,全部工程基本完成。

清朝幾代皇帝,下這麼大的力氣,搞這麼大的工程,目的何在?它修築於國之腹地,顯然沒有抵禦外敵的功能。史家說:「清初修築柳條邊的目的,是為保護『龍興之地』,防止滿族漢化,獨佔東北特產。」果真如此嗎?

柳條邊共設邊門21 座,另有300餘座邊台和封堆。如從山海關往東北行,就有鳴水台邊門、清河邊門、彰武台邊門、法庫邊門等。

而當年的法庫門就在柳條邊人字形一撇的中間部位,東北距人字形接合點的威遠堡不到百公里,是距離現在瀋陽城最近的邊門重鎮,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法庫境內的柳條邊於順治五年開始修築,從開原人法庫,東西全長160華里,邊南的稱為「邊里」,邊北的稱為「邊外」。順治十一年,法庫邊門建成,位於今法庫鎮北大街。當時,法庫邊門地處交通要衝,南通中原、渤海,北達黑龍江、吉林、內蒙古。同時由於邊門與邊門之間距離不等,設有數目不等的邊台。整個柳條邊上共設台168座。老邊上有140座,新邊上有28座。台,多為撮土而堆成的土台,供八旗兵巡邏、嘹望之用。今法庫門兩邊,就有許多稱作「台」的村莊,如「葉茂台」「雙檯子」「東頭檯子」「西頭檯子」 「東二檯子」「西二檯子」「三檯子」「四檯子」「五檯子」。 這「一門九台」,構成了法庫獨特的柳條邊文化。

法庫邊門建有門樓一座,為磚瓦建築。民國本《開原縣誌》記載,門樓裡面是防禦衙門,衙內設武官防禦一員。防禦官由省城奉天軍方派遣,三年一更換。還設文官筆帖式一員,下屬官兵均由開原城守尉委派,滿族兵三名,漢軍三十名,盛京移駐兵六名,官兵共計四十名,管理出人通行事務。

此外,在法庫邊門轄區各地段,每年4--10月還要派出四個卡倫(也稱路卡)。每卡由開原城守尉額外加派軍官一員,兵十名,倆月一更換。邊門附近還設邊台(烽火台),設台丁若干。據《俸天通志》記載:「康熙年間平定逆藩吳三桂俘虜,編管盛京部,撥往邊台充當苦役。」這些苦役就是台丁,他們春夏修壕補邊,十月開始向朝廷貢奉山貨。

法庫邊門的主要任務是稽查過往行人的出人。就是邊門附近的農民出邊耕種,也得有地方保甲發的印票。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邊門,登記後方可通過。關卡驗票之後,方可放行。如不走邊門,就以犯「爬邊越口」之罪名,從嚴懲處。當時,「關制」 嚴格,滿人出邊遠行,要有旗首領簽發滿文票,漢人要有衙門發的漢文票。「過關登記存檔,無票,偷越柳邊挖人蔘者死。」對於老百姓來說,柳條邊就是紅線,就是雷區,不經邊門,穿越就是犯法,要受到嚴懲。

柳條邊記錄著東北流人的血汗

清初修築柳條邊,正是關東人口、勞動力奇缺的時期。明清間的戰爭,左一個右一個屠城,被殺戮的老百姓已沒法統計。明朝勢力撒出東北,十萬難民跟隨入關。順治元年(1644 年),清廷遷往北京,八旗兵及其家屬結成車騎大隊,從龍入關,去享受勝利果實。這種情況下,關東「野無農夫,市無商賈」。有學者考證,當時東北剩下人口不足40萬,不及今天一個中等縣。遼寧省已不足8萬人,平均每平方公里僅有1.7人。那麼,這條綿延2590華里、耗時40 余年才告竣的柳條邊,到底是由什麼人修築的呢? 《清聖祖實錄》中記載:「近有流徙人犯修造工程贖罪之例,有力者已認工程。」即指柳條邊的工程是由流徙犯人修築。這些流犯大多是清初因抗清和「逃人」等獲罪流徙的犯人,大多被發遣到盛京將軍轄區。僅清初順、康、雍三朝發來東北的流犯就超過10萬人,這些流犯的判決詞里都有一句話:「給披甲 人為奴。」「為奴」 即為服「勞役",即修築柳條邊。

多數的流放點,如盛京、尚陽堡、開原、法庫、威遠堡、英額門等,都在柳條邊沿線,或相距不遠。一個尚陽堡,康熙七年就收有流人3500餘人,加上家眷,共有5914人。用時43年修築的,浩浩2590華里長的柳條邊,記錄的是東北流人的血汗。

闖關東大潮衝垮柳條邊

順治十年,老邊還沒修成,官方就發覺遼河東西之腹地「荒城廢堡,敗瓦頹垣,沃野千里,有土無人,全無可恃」。關東特產固然重要,而黎民百姓,包括大清皇帝都得吃糧食啊!那高梁大豆也不能沒有啊,黑土地得要人去種啊!於是正式頒布《遼東招民開墾令》,以給地、給口糧、給種子、給耕牛,招民多了給官為條件,以招人來關東。

乾隆五十七年,直隸、山東大旱,大批逃荒災民被堵,聚集山海關,頗有鬧事的苗頭。乾隆趕緊傳諭,「又何必查驗禁止」,允許災民出關進人關東禁區,給政策放寬開了頭。史家稱之為「弛禁」。以後,乾隆五十九年,嘉慶二年、五年、六年連續發大水,這條馳禁令延續施行了11年。

隨之而來的是闖關東大潮,陸陸續續約250萬人,從海上、陸上擁人關東禁地。在闖關東的大潮下,法庫這片原本寂靜的土地也變得熱鬧起來,人們在此開荒破土,生存繁行,改變了柳條邊原有的模樣。

擔當著保護「三京」「三陵",保護驛路暢通的重大任務的柳條邊,隨著大清朝的日薄西山,也失去了它的作用,漸漸退出了歷史的舞台。

清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清政府在法庫邊門處設法庫廳,劃開原、鐵嶺、康平、新民三縣一府的毗連地方歸廳領轄,隸屬奉天省。開原縣遼河以西地區劃歸法庫,法庫邊門也隨之脫離開原城守尉的管轄。到清末,駐守法庫邊門的文武官員及兵士撤走,柳邊荒廢,邊門也逐年塌毀。1954年,因城鎮交通的日益發展,法庫邊門的存在已經嚴重阻礙了現代交通工具的通行,因此被拆除。如今,這一帶的柳條邊遺迹,就連一片柳葉、一段壕牆、一塊碑石, 甚至連一塊匾額也難覓蹤跡了。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