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尚陽堡老人細說尚陽堡

尚陽堡老人細說尚陽堡

2019-11-10 14:28:09 jzyaia 閱讀:188 積分:1549  

 原在尚陽堡小學教書、現居大石橋、已經年逾八十高齡的老教師張治中老人回憶說:尚陽堡是一個東西街長不足四里、南北街寬不足二里、自東向西漸行漸寬的喇叭狀街市,南面臨清河,北面依山嶺,屬於清河支流的太碧河在村子東側山腳下,自南迤北從村中穿過,流進寇河、匯入遼河,汛期有渡船,平時人們就從河上架著的一座貫穿東西的獨木小橋上行走。一條沙石土路,將尚陽堡分成尚陽堡南街和尚陽堡北街,土路兩側分佈著雜貨店、代銷店、油坊、煎餅鋪、大車店、藥房和學校,它們的後面一直延伸到山根底下,就是人們賴以生存的耕地,路北以旱田為主,路南以水田為主。村子里居住著二百多戶漢族人,四五十戶朝鮮族人和一些滿族、蒙古族、錫伯族人,土宅、草房集中在這片依山傍水的田野里一間挨一間。

 世居尚陽堡、在尚陽堡當過「差糧」(相當於現在村上財會人員)、後來遷居放牛溝的八十五歲老人程興久,寸須飄逸,鬢髮斑白,精神矍鑠,一見便知道是當時村裡有點兒「墨水」的人。他如數家珍地說起尚陽堡:打雍正年算起,程家在尚陽堡已經生活了十一代人。記憶中的尚陽堡是大堡子、小市鎮,街面上做買賣的商販一家挨一家,還有一所供三百多孩子讀書的「尚陽學校」。清朝的時候,尚陽堡是流放朝廷「罪人」的流放地,流人中大都是有文化、有能耐的人,不殺可氣,是皇帝生氣;殺了可憐,也是皇帝可憐。為了保住他們的性命,皇帝就把那些喜歡「捅肺管子」子的人都流放到這裡,人們就叫他「流人」。所以,朝廷里的文武大臣們,一提起尚陽堡脊梁骨都冒涼風。流人們帶來了很多南方的好東西,也在這地方留下很多好東西。老人說著從犄角旮旯搬出一個紙箱子,從中翻出幾件文物來。有搗磨藥材用的柱體石杵,鏟地鋤禾用的雙孔半月型石鋤板,青花瓷碟,黃銅壺,黃銅碗,墨玉煙嘴,一串古幣等。他說這墨玉煙嘴、古幣是老輩人傳下來的;這石杵、石鋤板是在田間幹活發現的,這青花瓷碟,黃銅壺,紫銅碗是洪水過後撿到的。他幽默地說:沒準那石杵是老罕王在尚陽堡療傷時用過的,那些銅壺、銅碗、青花瓷碟是流放尚陽堡的官爺們攜帶來的。遺憾的是還有幾件青花瓷碟、香子碗、佩劍在保存過程中被弄碎或遺失了。民國的時候,尚陽堡非常繁華,在十里八街相當有名氣。當街的「尚陽堡完小」、「尚陽堡朝小」兩所學校和區政府使用的房屋,都是滿族人那種青磚瓦房,窗戶下半截是玻璃、上半截是清一色「窗戶紙兒糊在外」的窗戶;朝鮮人居住的是用土坯壘成的「蘑菇狀」泥草房。到了偽滿那會兒,尚陽堡街上有了日本人開的煙館、妓院,煙館專賣海洛因,妓院里都是日本娘們,這趟喇叭街上熱鬧著呢!尚陽堡里還有一座永安寺,三層大殿上供三個佛,老一輩人說,那是道光當皇帝時修的。

   因修水庫移民,遷到清河南岸西老谷峪村居住的農民李寶元老人回憶說:修水庫之前的尚陽堡相當繁華,居西面開原慶雲堡、北面威遠堡、南面松山堡圍成半圓形圈子的中心,周邊百姓管這裡叫「鄉頭兒」,災荒之年請來 「戲班子」、「跳大神兒」「耍戲法」的都在尚陽堡搭檯子、打場子、設祭壇求雨消災。

現居養馬大屯吳家溝村的75歲老人陳希坤說:陳家在尚陽堡生活過三代人,記憶中的尚陽堡街道整齊,有著高門檻的青磚門樓四合院一幢挨著一幢,門前立著象徵威嚴和財富的石獅子。一條叫太碧河的小河從太平溝流出來,沿村路村子分南尚陽和北尚陽。在村子幾處地勢高的地方,有玉皇廟、娘娘廟、倒坐觀音廟等五、六個廟宇,廟分前後殿,廟裡有機關,趕廟會的時候,人們踩上機關,供著的佛像就能移到跟前來。二、三百戶人家,二千多口人,分住在西河溝、放牛溝、蓮花溝和小河東的四個自然屯裡。農作物主要是旱田的玉米、高粱、大豆,水田的水稻。這裡的山立陡,這裡的地溜平,這裡的河水緩急。臨道的學校、大車店、照相館、鑲牙所、縫紉鋪、酒館、油坊、豆腐坊擺滿了一溜街。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