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鐵嶺清河水庫浮出四百多年明清古城舊址

鐵嶺清河水庫浮出四百多年明清古城舊址

2019-11-09 10:02:32 jzyaia 閱讀:443 積分:2000  

一座擁有四百多年歷史的古城,在水下淹沒54年後,重新回到眼前。明清時期著名的流放地——尚陽堡舊址,由於清河水庫大壩除險加固工程施工,悄然浮出了水面。 7月3日,「尚陽堡舊址勘驗行動」開始,省市相關部門的20多名勘驗人員,開始了對尚陽堡舊址的勘驗。不過,預計到本月底,這座古城將重新回到水下……   舊址發現皇帝御封的兩塊碣

尚陽堡明朝時叫靖安堡 ,經歷了始於后金,興於清初,盛於順治、康熙兩朝。1958年,清河水庫修建,將這個有著數百年歷史的古城堡深埋水下。

去年年底開始,清河水庫除險加固工程開始進行。原本庫容9.7億立方米的水庫水位下降到不足一億立方米。這使得沉寂在水下54年的尚陽堡重新浮上水面。

當水徹底退去,眼前的尚陽堡舊址位於清河東部、楊木林子鎮 佟屯村西10公里的清河水庫上游,佔地約百畝。站在高處,可以很清晰地辨明舊址的輪廓和街道的東西走向。

走進舊址發現,舊址上微微隆起的碎石瓦塊,經過半個世紀河水浸泡 ,顏色已經呈暗黑色。三塊磨盤深陷在淤泥中,但保存完好。勘驗人員還發現了位置較為對稱的埋在土中的當年皇帝御封的兩塊碣。當地的一位老人說,埋在土裡的部分可能有文字記載。勘驗人員 決定,近期將會把兩塊碣挖出來,探尋其記載的文字。

在尚陽堡舊址上,還發現了一座寺廟,據記載叫永安寺。雖然在水下過了50多年,但永安寺大殿遺址坐北朝南的遺址還看得清清楚楚。

除此外,勘驗人員還在舊址中發現了石碑、石磨、碾盤、古井、牆體、明清方磚、磚雕 、瓦當、陶片、碗碟瓷片等大量的生產生活物品。

流放這的多是古代「知識分子」

從1633年,30名犯人被流放尚陽堡開始,清代「文字獄案 」、「科場案」等十餘起事件中的500多位「知識分子」都被流放到尚陽堡。

當時流放到尚陽堡的名人較多,其中既包括謫居尚陽堡的左懋泰、季開生、陳夢雷等知名人士,也包括與尚陽堡流人廣泛聯繫、密切接觸、流放遼陽、瀋陽、撫順、鐵嶺等地的流人,如著名高僧函可、湖廣御史郝浴等人。

當年的流人們,帶著身體上的鞭痕,心靈上的創傷,背井離鄉,徒步出塞,千里迢迢地來到塞外戍疆執邊,他們及其家眷、子孫,淚灑蒼天,血沃塞土,為這片土地的開發與保衛、民族的團結與融合、傳播中原文化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如著名高僧函可流放瀋陽,建七座大廟,奔走在瀋陽、鐵嶺、尚陽堡的山水之間,宣揚佛法,聲名甚著。陳夢雷修《盛京通志》、董國祥修《鐵嶺縣誌》、函可的《千山詩集 》、季開生《戇臣詩稿》、陳之遴《浮雲集》、徐燦《拙政園詩集詩餘》、孫暘《蔗庵集》、陳夢雷《松鶴山房詩文集》……

尚陽堡流人形成了獨特的文化。遼寧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廖曉晴先生在尚陽堡流人文化論壇上指出:尚陽堡流人文化最主要的特點是在逆境中表現出來的百折不撓、艱苦奮鬥的優良作風;達觀向上、積極進取的生活態度;達則兼濟天下、退則著書立說,為傳播科學文化知識貢獻餘生的君子品格;精忠報國、愛國愛家的崇高思想。

老人憶尚陽堡的繁華時代

上個世紀50年代並未保存尚陽堡的照片,只能通過幾個老人講述,想象當年的模樣。

現居養馬大屯吳家溝村的75歲老人陳希坤說,陳家在尚陽堡生活過三代人,記憶中的尚陽堡街道整齊,有著高門檻的青磚門樓四合院一幢挨著一幢,門前立著象徵威嚴和財富的石獅子。

一條叫太碧河的小河從太平溝流出來,把村子分成南尚陽和北尚陽。在村子幾處地勢高的地方,有玉皇廟、娘娘廟、倒坐觀音廟等五、六個廟宇,廟分前後殿,廟裡有機關,趕廟會的時候,人們踩上機關,供著的佛像就能移到跟前來。

三百多戶人家,兩千多口人,分住在西河溝、放牛溝、蓮花溝和小河東的四個自然屯裡。農作物主要是旱田的玉米、高粱、大豆,水田的水稻。這裡的山立陡,這裡的地溜平,這裡的河水緩急。臨道的學校、大車店、照相館、鑲牙所、縫紉鋪、酒館、油坊、豆腐坊擺滿了一趟街。

因修水庫移民,遷到清河南岸西老谷峪村居住的農民李寶元老人回憶說:修水庫之前的尚陽堡相當繁華,居西面開原慶雲堡、北面威遠堡、南面松山堡圍成半圓形圈子的中心,周邊百姓管這裡叫「鄉頭兒」,災荒之年請來「戲班子」、「跳大神兒」「耍戲法」的都在尚陽堡搭檯子、打場子、設祭壇求雨消災。

相關鏈接

清代三大「流放之所」之一

尚陽堡也是明長城下最北方的邊堡之一,不過,它在明朝時叫 「靖安堡」,位於開原城東約20公里處,也就是現在的清河區楊木林子鄉佟家屯南側。

歷史上,尚陽堡戰火不斷,開原總兵曾在此會合葉赫女真3000兵而聚集成4萬人馬,成明朝四路大軍之一路,攻打后金都城赫圖阿拉,后被努爾哈赤的薩爾滸大捷所瓦解。

清朝建立后,這裡更名尚陽堡。1633年成為了朝廷的發配免死人犯的流放地。一大批當時十分有影響的重臣高官相繼被發配到這裡,之後有很多人又被重新啟用。這個特殊的地方,當時朝野上下,無人不知。順治帝、康熙帝曾多次在「聖諭」中提及尚陽堡。

清代,共有三大「流放之所」,一是今黑龍江寧安的寧古塔,二是卜魁,即現在的齊齊哈爾,三就是尚陽堡。

在數十年的時間裡,數百位因「觸犯了文字獄」或「直言上諫」或「被陷害」的大臣、文豪被流放到尚陽堡。

銀岡書院被來自於全國各地的學者定位為「東北第一書院」。它的締造者就是個「流人」,名叫郝浴。郝浴26歲中進士,授刑部主事,28歲授湖廣道御史,巡按四川。正在其仕途如日中天之時,1654年,受吳三桂陷害,帶著妻子被流放到尚陽堡。

因蒙冤而被流放到尚陽堡的還有編纂了中國現存規模最大、體例最完善類書《古今圖書集成》的陳夢雷。

磚雕。

堆砌起來的明清方磚 。

永安寺大殿遺址。

掩埋在土中的皇帝御封碣。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