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鐵嶺清河水庫下浸著一座清朝國家監獄

鐵嶺清河水庫下浸著一座清朝國家監獄

2019-11-09 09:37:04 jzyaia 閱讀:303 積分:2001  




鐵嶺清河水庫下浸著一座清朝國家監獄遊記相冊 @jzyaia

鐵嶺博物館製作的反映尚陽堡流人勞作的雕塑和枷鎖模型。

就靜靜地沉睡在碧波蕩漾的清河水庫下。據考證,清朝時,僅在 25 年間就有 3315 人流放至尚陽堡。其中有眾多的有名望的官員、知識分子,他們給遼北留下豐厚的文化遺產。

只有一座城門的邊堡

在鐵嶺市博物館參觀,記者注意到,設計者專門開闢了很大的空間來介紹尚陽堡,作為清朝時期國家的流放地,與通常的陰森、恐怖氣氛不同,這簡直就是在參觀一處清代鐵嶺地區的詩歌書畫展。

鐵嶺市博物館副館長、研究員周向永說:" 尚陽堡流人 ( 流放人員的簡稱 ) 文化是歷史給予鐵嶺這塊土地的大愛和賜予,我們這麼布展也是對流放到這裡的文化先人的一種祭奠。"

尚陽堡也叫上陽堡,最初是明朝在鐵嶺地區修建的邊堡之一,在明代叫作靖安堡,遺址地點位於開原老城東 20 公里的地方,是遼北地區從平原到山區的一個過渡區,屬於清河流域。

1958 年 7 月,我省修建清河水庫,從此,尚陽堡便沉睡於水下。

據 1929 年的《開原縣誌》記載,尚陽堡作為 " 主村 " 下轄 4 個自然屯,分別是放牛溝、蓮花泡、西河溝、河南街。另外從尚陽堡向南 1.5 公里,有個村叫下老谷峪,處於清河水庫的南岸。這些地名還多少留存一些當年流人來源或者勞作的記憶。

在尚陽堡長年的沉睡中,也有過短暫驚醒的時刻。

2011 年,清河水庫實施除險加固工程,水面下降使得尚陽堡重新出現在世人面前。2012 年 7 月 3 日,鐵嶺市開始實施 " 尚陽堡舊址勘驗行動 ",相關部門的 20 多名專業技術人員對尚陽堡舊址進行勘驗,周向永作為考古專家位列其中。在很短的時間裡,他們只清理出一條長 2 米、寬 1 米的探溝,發現了一些磚雕、瓦當、陶片、碗碟瓷片等生產生活物品。

在研究尚陽堡的過程中,周向永還發現了前人關於尚陽堡記述的失誤。清康熙十七年的《開原縣誌》這樣描述靖安堡:" 周圍三里,南北二門 "。" 我們考察過鐵嶺地區的明代邊堡,一般都不設北門。" 周向永向記者解釋說,因為當時邊堡所在地多為前線,官兵通常在邊堡的北門位置設立神廟,以求神靈保佑平安,這些神廟在清朝時多數都保留了下來。

記者找到了成書於明萬曆年間的《開原圖說》,裡面有一幅手繪的尚陽堡圖,圖上確實只有一座城門敵樓。

管理相對寬鬆,促成流人文化興起

" 岩風易結杯中雪,炕火難融被上霜。衡門盡日空車馬,冷甑連宵織網絲。頑山入屋霜連枕,斷壑當門月上衣,窗中既得林巒對,門外從多虎豹蹤。" 這是流徙尚陽堡的季開生當年留下的詩句。這位曾任清王朝兵部右給事中,因言獲罪被流徙的才子,在他的詩中生動地描繪了當時的尚陽堡冬季的苦寒和孤寂清冷。

周向永說:" 尚陽堡作為流放地來安置罪人,很多材料都說始於后金天聰七年,依據是清人楊賓的《柳邊紀略》——『安置罪人,始於天聰七年八月,后以為例』。但實際上比這個時間要早一些。"

記者查閱了《清太宗實錄》,當中確實記有此事,當時駐守赫圖阿拉城的守將在巡哨雅爾古時,發現有明軍前來挖人蔘,發生了戰鬥,殺了 24 人,抓獲 49 人,還繳獲了若干人蔘獻給皇太極。皇太極命令將敵軍中的一個百總斬首,其餘的人發往尚陽堡。

不過,記者查閱《滿文老檔》,發現尚陽堡安置俘獲的明朝軍民時間還要早一些。早在天聰四年的農曆三月十八,就有 " 備御烏巴海、代子寧古塔、哨長寧古里往略焚鹿島一帶地方,獲二十一人解至。八人分給八家,發往尚陽堡屯 " 的記載。

至於從什麼時候這裡開始流放獲罪的官員,從《清太宗實錄》的記述中看,是始於天聰十年,起因是寧完我*被舉報,被治罪。這個寧完我就是當初幫助皇太極實施反間計,使明督師薊遼的袁崇煥遇害的后金功臣。因為嗜賭,寧完我這次丟了官,被查沒家產,罰身為奴。當時與他對賭的是甲喇章京劉士英,這位劉士英是歸順的明將,這次也被查收家產,並被發送到尚陽堡。

從順治以後,尚陽堡三個字往往出現在一些案件處理結果當中,即 " 流徙尚陽堡 "。

據鐵嶺市博物館館長、研究員許超介紹,按照清王朝法規,流徙尚陽堡的律令有 " 凡現任文武官員並有頂戴閑散官員、進士、舉人、貢生、監生及休致回籍閑居各官,窩隱人犯者,止將本身及妻子流徙尚陽堡 ",后又規定 " 一應流犯,俱照律所定地方發遣,其解部流徙者,改流尚陽堡 "。

當時流徙尚陽堡的犯人不乏朝廷要員和翰林的林儒,從史料記載看,他們中有順治進士、禮部右給事中季開生,明崇禎進士、降清后官至刑部右侍郎、吏部右侍郎的董國祥,康熙進士、翰林院庶吉士陳夢雷,河南主考官黃沁、丁澎,江南巡按衛正元等,重要官員有 100 多人,知識分子有 500 多人。

從這些人留下的詩作來看,清王朝對待他們還算優厚:監管方會以各種理由免去流人按律應受的杖刑;由於這些人員多數帶有足夠維持生計的銀兩,所以多數人也不用去為奴、當差、種地。於是他們大多閑在家中寫詩作畫,消磨時光,甚至還可以走出尚陽堡到附近探親訪友。

許超說,在朝為官時蟒衣博帶,到了尚陽堡,卻要 " 躬自飯牛,與牧豎同卧起 ",這種反差給他們帶來了強烈的思想震動,他們在辛苦勞作之餘在當地授徒教學,著書立說,把知識和文化帶到這塊偏僻的土地上。

《古今圖書集成》主編陳夢雷在流放期間一邊教書,一邊著述,編寫完成了《盛京通志》《承德縣誌》《海城縣誌》《蓋平縣誌》,董國祥編修了《鐵嶺縣誌》等。

他們還創作了大量文藝作品,如函可的《千山詩集》、季開生的《戇臣詩稿》、陳之遴的《浮雲集》、徐燦的《拙政園詩集詩餘》等,這些作品的完成都與他們的流放生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形成了獨特的流人文化。

尚陽堡流人文化活動的第一個高峰出現在順治七年,這一年,眾多流人們參加了左懋泰的生日,他們中有僧人、有道士、有文士、有官員,共 33 人。他們在冰天雪地中會聚到一起,豪情萬丈地成立了一個詩社,起名為 " 冰天詩社 ",成為清初東北地區第一個文人結社。

僅 25 年間,就有 3315 人被流放到尚陽堡

周向永告訴記者,在順治、康熙、雍正三代,除尚陽堡外,在東北還有三個流放犯人的地方,分別是寧古塔 ( 今黑龍江省寧安縣 ) 、卜魁 ( 今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 ) 和黑龍江城 ( 今黑龍江省黑河市愛輝區 ) 。

在這些地方當中,尚陽堡地理位置靠南,在康熙年間,這位皇帝目睹流放犯人的艱苦生活,先後三次下令對流放犯人從輕發落,某種程度上促成了尚陽堡流人的迅速增加。

最初,向尚陽堡發配流放犯人一年四季只有農曆六月和農曆十二月冬夏兩個時令停止押送,其餘時間則不分季節押送犯人。由於罪犯當中有不少是南方人,在冬季的押送過程中,不少犯人因對寒冷天氣不適應,死在了路上。康熙皇帝得知后,在康熙九年 ( 1670 年 ) 二月下旨:" 今思十月至正月尚系嚴冬之候,所徙罪人貧者殊多,衣絮單薄無以禦寒,罪不至死而凍斃於路,甚為可憫。繼自今流徙尚陽堡罪人,自十月至正月及六月俱勿遣。"

康熙二十一年 ( 1682 年 ) 三月,在第二次東巡期間,又傳旨:" 除十惡死罪外,其餘已結未結一切死罪俱減等發落 "。五月,康熙東巡到吉林," ……見其風氣嚴寒,由內地發遣安插的人犯,水土不服,難以資生…… " 又一次下旨:" 以後免死減等人犯,俱著發往尚陽堡安插…… "

對於尚陽堡流人的數字,許超查到了張玉光等編著的《清代東北史》,其中記載:順治三年 ( 1646 年 ) 至康熙十年 ( 1671 年 ) ,由刑部發來尚陽堡的罪人數量為 2654 人,由督撫衙門發到尚陽堡的罪人 661 人,總計 3315 人,尚陽堡成為名副其實的國家監獄。

當時清王朝並不給尚陽堡給養,《尚陽堡,繁榮的牢城》作者戴守忠指出,數千人在這裡要吃要住,看管軍兵要食要宿,生活所需必然催生商業的繁榮:堡城內外賣糧的糧棧、賣油鹽醬醋的店鋪、賣傢具農具的、賣蔬菜水果的、行醫問葯的都必不可少,甚至押解人犯的解差也需要有館驛下處。一個近 4000 人的聚落沒有商貿是不可思議的。他據此認為,尚陽堡當年也是一座繁榮的牢城。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