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蘇州寶林寺前名人故居多

蘇州寶林寺前名人故居多

2019-11-02 12:13:06 jzyaia 閱讀:482 積分:2000  

姑蘇城內吳趨坊中有一條僻靜的小巷寶林寺前。小巷深處值得回味,它及其支巷有古建築遺址,有文物故地、名人故居,還有美不勝收的明代園林。走進此巷,南側有幾家人家,院子或門外有幾塊平條石組成的平橋,橋與地面一樣平,若干年前這是一條小河,蘇州的文物南宋紹定二年(1229年)所刻的平江圖碑刻居然能找到這條小河,這條小河與現已消失的夏駕湖相通,再與城內河、城外河相通。歲月悠悠,在清朝時賣蔬菜、菱藕的小舟還能搖船進來到每家人家做買賣呢。惜乎這幾家人家,現已拆去建成了豪宅。現在13號宅門口雖平板小橋已拆去但還能找到依稀痕迹。該巷23號宅以後路面突然開闊是原巷的兩倍,很明顯巷面開闊處巷中小河已填平。巷名寶林寺前必有寶林寺,在巷內44號宅處沿其邊上小路走進去到底就是寶林寺遺址,當時規模宏大,有頭殿、正殿,筆者小時候經常去玩,當時佛像已無,大殿殘敗、屋瓦上野草叢生、烏鴉亂飛,一片空漠荒涼景象。後來改作棋子生產合作社,現大殿已拆去全部改為民居。

在巷內38號(原18號)處是關帝廟遺址,現已改建了商品房,當時規模宏大,沿街有十多扇裝了密密麻麻銅釘的大門,廟對面隔巷有照牆,照牆前有一排鑄鐵花紋欄杆,這在姑蘇城內也是絕無僅有的。進大門后是大天井,有兩棵高大的松柏樹,天井之後是大殿,供了關聖大帝塑像,邊上還有周倉之塑像。

值得一提的是,在蘇州城內也是絕無僅有的,關聖大帝與伊斯蘭教堂隔街相望,在關帝廟對面現15號宅內當時是伊斯蘭教堂,此教堂無阿拉伯式建築但窗明几淨,它隔壁的13號宅是筆者同學處,它有扇窗正好開在13號宅院子中,筆者經常趴在此窗邊看阿訇在帶眾人做祈禱。

關帝廟與現12號宅間當時有一荒蕪的園子(現已建成商品房),當年很像魯迅名文《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中的百草園,園中鬱鬱蔥蔥綠茵覆蓋,長滿了不知名的野花野草,也種了一畦畦的青菜白菜,還有搭了棚爬上去的絲瓜,泥土黑黝黝,圍牆高高低低,殘缺不全。每當秋色來臨天高雲淡筆者經常和小夥伴們趴在牆角落捉蟋蟀,還會在晚間捉,黑影晃動,手電筒光閃爍。春天和小女孩一起去采野花插在小女孩頭上大家相視而笑,冬天來了滿地是雪一派銀裝素裹的冰雪世界。「開仗了!」小夥伴們開雪仗雪地上留下了一排排腳印,雪球扔得滿院都是……

寶林寺前巷的周王廟弄28號曾是輝煌一時的周宣靈王廟,它一路三進兩側有廂房是全國獨此一家的制玉祖師廟,當時每逢陰曆九月十三到十五日祭祀,它也是當年的蘇州玉器公所,當時門口有石獅子還有石碑、石柱、戲台、石鼎以及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建的斑駁累累的古井,如今已分隔為民居,但院子內依舊竹枝搖晃,枇杷樹黃綠交叉、盆景生意盎然,古井依舊水清清。

周王廟弄對面有條后石子街,在其4號宅邊上有一處大宅解放后做過蘇州佛教居士林,筆者的老祖父曾是佛教居士林的帶頭人,小時候跟他一起去玩,給筆者印象最深的是中午的素餐,碧綠碧綠的青菜花上加了幾隻又黑又肥大的香蕈菇、藕末與米粉拌在一起做成濃油赤醬的獅子頭,素雞做成的魚上面還做了眼睛栩栩如生。現在此宅已拆除成了一個小花園。

在寶林寺前巷的末端石塔橫街有一個蘇州人也鮮為知道的石塔,蘇州過去有「七塔八幢九饅頭」的說法,石塔1號宅原來有個大牆洞,裡面是一座1米多高的方方正正的青灰石塔,筆者小時候見過它上有石頂,青青的灰灰的,數百年來一直默默無聞蹲在那兒,「文革」時期被毀了。

寶林寺前巷的中段有條支巷叫文衙弄,走過藝圃后兩面高高黑黑的院牆人跡很少,再往前走在天庫前交叉口當時有一座騎在巷頂的神樓,4尊神像倚街而立面色猙獰,但香火不絕。筆者當時很小,到市四中上初一,走過時眼睛不敢看,此種在巷口的神像蘇州大約只有兩處,另一處在閶門下塘街混堂弄即現五峰園門口。現此兩處早已拆除。

天庫前48-50號宅是清末重臣,洋務運動領軍人物盛宣懷的故居,其人功過是非由後人評說,但他購下了留園並進行改造,出資修建了當時用石塊築成的一直流傳至今仍叫石路的工程,創建了中國第一個電報局,2000年後在石路弔橋下廣場內建立了盛宣懷的銅像。另外天庫前72號宅是雷允上創始人的雷氏故居,六神丸譽滿世界香飄萬里。盛氏故居和雷氏故居粉牆黛瓦,灰濛濛的,進深有好多進,正是「庭院深深深幾許」,其過去的氣勢、過去的規模在天庫前街面已看不清了,現已散為多個民居。

文衙弄6號宅侯氏故居是民國建築,紅黑磚交替構成,樓上朝南通長半人高欄杆,大有影視劇中民國風味,據報載盛氏、雷氏、侯氏故居已規劃各建成博物館。現在回過頭來要聊一聊文衙弄的明代園林藝圃了,此是明代才子文徵明之曾孫文震孟購置修復。現已為聯合國「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它在進園處與其他園林不同,構思「藏而不露」,進入大門是數十米轉彎又轉彎的通道,地上由小磚砌成各種圖案,院牆上枯樹老藤,牆角落裡石筍屹立,院牆上扇子漏窗隱隱約約透出園中一池春水,進入宅第大門轉彎入小門才豁然開朗,進入園內,這是中國式的造園手法「藏而不露」。拙政園過去走中部小門進去也是採用如此手法。藝圃水池中長滿了紅朵白朵的荷花,橋平貼水,池塘對岸是假山玲瓏,池水引進了一個「人約黃昏」的月洞門芹廬,朱漆長窗、廊房數間、竹葉搖拂、雨打芭蕉這是南齋書屋。

走出藝圃沿文衙弄向北走,其巷名叫舒巷,當時沿街鐵匠鋪和車玉器作很多,玉石屑泛著泡沫一起飛濺到街面上,當時巷路用橫著的條石砌成,每當雨絲漫漫時還能隱約聽到雨水在條石下的絲絲聲。在漫漫雨幕中「滴篤、滴篤」的屋水便在行人的油紙傘上濺起一朵朵小水花。

斜巷邊上有德馨里,在裡面轉彎處是民國要人嚴家淦故居,其人當年為台灣地區副領導人,其房子與其他石庫門房子不同的是進門是一個很大的廳,解放后改為大中南書場,上海著名評彈女藝人蔣雲仙說《啼笑因緣》在此一舉成名。當時的中國銀行蘇州分行也在此德馨里,要知道三十年代前的蘇州商業中心不在觀前街而在西中市啊!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