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清河水庫的懷念

清河水庫的懷念

2019-10-31 17:43:54 jzyaia 閱讀:308 積分:2000  

我能很快地在連隊安下心來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連隊里有一個在建的水庫。這個夢想終於實現,時隔三十餘年,我們兩人不顧幾千里征程重返故里,再一次登上了平原水庫閘樓,感悟人生,履行承諾。我能很快地在連隊安下心來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連隊里有一個在建的水庫。清·吳錫麒寫過一楹聯「有山有水有林亭映帶左右,可詠可觴可絲竹懷抱古今」,可見山水林亭對古人抒發感情是一個觸媒,特別是有山水林亭對於一個南方人來說是最誘惑不過了。

我們到連隊以後,水庫已到了最後建設階段,大壩合攏,壩面砌石護坡,靠連隊東邊的壩段有一涵洞,上設閘樓,似四角亭立在水面上,十幾里地遠就能看見。樓內備手搖閘門,可對水庫水量進行調節。每每到此,必上樓憑欄遠眺,欣賞那幅濃墨重彩的風景畫。

清河水庫又叫清河平原水庫,顧名思義就是建在平原上。它的最大特點是水域面積大,建在平原的「太師椅」狀的窪坡里;水淺是它的主要特徵,最深的地方也就三四米,一般的只有一兩米,靠邊沿地號的僅是一汪淺水。水庫東沿靠大和鎮,屬地方人民公社的地界,地勢稍高,小清河的幾條支流都在這裡分別匯入水庫。往南七八里地就是橫卧南北的十幾里大壩,壩的南端是3營25連,北端是1營6連。沒修水庫之前的壩址位置是一片沼澤地,俗稱為「水泡子」。下游位於4營即著名的「雁窩島」。每每說起北大荒,就必要說到「雁窩島」。水庫修成,到時候就不能再稱為「島」,一旦流水截斷,下游的沼澤逐漸枯竭,就可開墾萬頃良田,可見蓄水的目的是墾荒。墾荒前的燒荒,那又是一幅場面驚人的重彩西洋油畫。地平線上是一條白色的火面,空中漫舞著萬條巨龍,紅透了黑夜的半邊天,幾天幾夜都不熄滅,被開墾的處女地,都要經過烈火的錘鍊。

我們剛到連隊時正值雨季,濕潤的氣候也很適應我們江南水鄉的來客,就是覺得氣溫稍低了一些。這裡的季節特徵是「春去秋來,長冬無夏」。7月份正是晚春初秋的季節,特別涼爽宜人。這時候下來的瓜果蔬菜也多,吃了一段時間白面的主食,慢慢也就適應了。「十一」後到「五一」前的這段時間裡是漫漫長冬。

要說春天的短暫,大雁、野鴨、天鵝的來臨,那是最早的報春使者。只看見黑壓壓的鳥群在天空盤旋,此起彼落,嘎嘎嘎的鳴叫聲不絕於耳,它們在水庫的邊沿草叢、冰水湖面築窩、覓食、交尾、繁殖。一場春雨以後,剛播下種子的麥田像一塊塊巨大的黑天鵝絨上點綴的條條綠線。幾個晴日以後,春風拂面,遠山的一片片林子綻出了嫩芽,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遠深近淡倒映在水面上,就像潑墨山水中國畫。那大壩另一側的草甸子里更是熱鬧,各種各樣的奇花異草迅速伸長,拚命爭芳鬥豔,遍地黃花分外香。正當草木茂盛、生機勃勃的時候,太陽也來幫忙,晚上8點多才下山,清晨3點多鐘就又露臉兒。這一段時節正是「不落的紅太陽」,近似於「極晝」,也是農工們頂著太陽耕耘最忙的時候。小麥翻滾著層層綠浪,給玉米間苗鋤草,大豆起壟培土,各種活兒應接不暇。我最喜歡的是下工的時候到水庫里去游泳,邀幾個同伴兒跳入水中暢遊,所有的勞累、煩惱統統消失殆盡。

春天來得最早走得最快,當人們還來不及享受春天溫暖的時候,金色的季節前來催促。昨天的麥浪,今天就變成了糧屯。小麥還沒拉進糧庫,大豆就開始搖鈴,玉米的綠裝已經變成金黃,一切都是催著、擠著,不能怠慢。稍有拖拉,很可能就遇到早雪一場,被動得要拿起小鐮刀,到雪地里摳糧。所有的努力都得趕在季節的前面,忙、累、苦的後面是豐收的笑臉,滿懷激動的喜悅,有一分耕耘,就有一分收穫。當一切都無暇顧及的時候,喬木落葉,綠草枯黃,晚見冰凌,晨顯濃霜,北方來的候鳥悄悄地來到了水庫上,還是那麼多,還是那麼密,稍作幾天停留,漸漸飛向南方。

北風開始呼叫,寒氣咄咄逼人,霪霪秋雨過後,一切是那麼的濕落、泥濘、陰冷,空氣中充滿著渾濁的泥腥味兒。接著幾場大雪的到來,覆蓋了所有田野、山崗,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只有白樺林、鑽天楊,光禿禿的枝椏在寒風中搖曳,真像一幅黑白分明的素描。冬天不請自來,而且賴著遲遲不走。幾場寒流襲來,刮幾天「大煙泡」,立刻攪得天寒地凍,水庫全部冰凍,厚度超過一米,「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確不是一句虛話。一切都停頓下來,以前這裡有「貓冬」的習慣,形象地比喻人們避開嚴寒,休養生息,準備來年體力旺盛,精力充沛。現在這個習慣已被「苦幹」、「大幹」取代,大都搞一些積肥、伐木、整修農田灌渠等輔助農活兒。大家使用特有的運輸工具雪橇,俗稱爬犁,用人力拖拉來裝載薪木、草垛或其他重物。拉爬犁時要「全副武裝」:棉衣棉褲、手套棉鞋、毛絨皮帽。室外是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人們外裹厚重的棉衣,貼身的是濕漉漉的衣衫,出力必要出汗,汗氣透過棉衣散發到衣外,立刻變成霧凇掛在棉衣上。皮帽的沿毛底下露兩隻眼睛,呼出的哈氣就像四溢的白霧,小夥子的胡茬兒、姑娘的劉海兒全都掛滿了冰珠和白霜,稍遠點兒看過去,都分不清男女老少,個個都像白頭翁。冬天的水庫就像一個巨大的冰場,打魚班的漁工天天拿著冰鑹前來打孔,隔一段距離打一個兩尺見方的冰孔,下網捕魚,「棒打獐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飯鍋里」的景象已經不見。嚴寒的冬夜是特別的長,早晨的太陽只在窗台上轉悠一下,下午3點多就落下了地平線,人們祈盼著春天能早一些到來,編織著新的一年美好願望的憧憬。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年一年就這樣周而復始地輪換著,我也在清河水庫生活了12年,整整一個年輪。

「有山皆圖畫,無水無文章」。我現在之所以追憶它,無非在我人生這最寶貴的歲月里,它曾給我帶來辛勞、苦澀,也曾帶給我輕鬆、快樂。我在這裡辛勤勞作、艱苦度日,歲月錘鍊我含辛茹苦、忍受一切;我在這裡水中暢遊,風浪和寒冷不曾阻止我執著返鄉的心;我在這裡曾挎槍牽馬照相,在閘樓的背景下留下一位小伙兒的身影,歲月滄桑已使「青春曲」演變為「夕陽紅」。最值得追憶的,這裡是我心中的聖地,我曾在這閘樓的環欄邊,在朦朧的月色下面,面對一片山水,在此海誓山盟,永結同心。牽手的就是我當時的女友,後來的妻子、孩子的母親,現在的老伴兒。我們一直夢想再次重遊故地,想再次登上水庫閘樓,面對的蒼天大地和一汪清水再次為我們作證:一對相濡以沫、患難與共的夫妻,在此牽手以後,已鬢蒼髮白,直至執手走完人生路。

這個夢想終於實現,時隔三十餘年,我們兩人不顧幾千里征程重返故里,再一次登上了平原水庫閘樓,感悟人生,履行承諾。

聞錫麟寧波效實中學(寧波第五中學)67屆高中畢業生。1969年赴八五三農場三分場十隊(清河水庫)。先後當過農工、教師。1980年返甬,在寧波市銅材廠(寧波市建隆銅業有限公司)工作。已退休。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