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胡廂使巷東首25–40號是「唐納故居 」 倘若不是藍蘋,唐納老宅早已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之中。

胡廂使巷東首25–40號是「唐納故居 」 倘若不是藍蘋,唐納老宅早已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之中。

2019-10-11 13:26:18 jzyaia 閱讀:530 積分:0  

胡廂使巷東首25–40號的「唐納故居」。一位牽著一條白色大狗的老伯正從院內走來,寒喧幾句。老伯告訴我們,唐納故居現只留下了一個門頭與裡面的樓廳花廳等原建築。故居內並無任何唐納存物,偌大個院子的住戶與唐納毫無關係。蘇州人從來不稱呼唐納故居,或稱唐宅,或叫馬家牆門裡的馬家少爺。唐納故居沒有洪鈞故居那樣氣魄規整。此故居是沿巷的平房,屋檐下的一塊木牌上寫著:唐納故居。在兩扇關閉的小紅門旁的牆上還有一塊木牌用簡短的中英文介紹:

唐納(1914–1988),近代電影評論家,署名記者。故居為三路五進建築,院存花廳、樓廳現今的故居是2003年10月,由蘇州市文管辦正式掛牌的。老宅中路主軸線前有石庫門牆,依次為門廳、轎廳、大廳、樓廳、後花園。中路兩側為備弄。備弄以外為東、西二路,以及東西花廳、畫室、書房、琴館及下房等,基本保留了明清老宅的格局。

唐納,其實並不姓唐,大名驥(季)良,1914年出生在胡廂使巷的「馬家牆門」內。這位20世紀早期的蘇州才子,因三十年代在上海報界撰寫影劇評論而蜚聲文壇。今天我們知道的更多的,是他與當年中國政壇上生殺予奪的「紅都女皇」一段生死戀情。可能唐納自己也沒有想到,那個叫藍蘋的山東女子,會如此強烈的影響他的一生,遮蓋了他一生其它有光彩的部分,以至於後來他只能去國離鄉,客死異域。,唐納與藍蘋於1936年–1937年間婚後曾居住在此。后兩人分手。抗日戰爭時藍蘋去了延安。後唐納去了法國。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胡廂使巷曾經兩次迎來了遊子的腳步。只不過,當年那個俊俏小生,而今已經是滿頭銀髮了。第一次是1979年9月,有兩位「中央來的人陪同(而此時的江青(藍蘋)已被投入秦城監獄)。唐納懷著深情,默默走遍了全宅」,還特地訪問了住在走馬樓下的啟蒙老師王芍麟的家,久久不想離去。 6年之後,即1985年暑熱剛褪,唐納又攜夫人和女兒再次回鄉。「每到一處,都要向妻女詳細介紹許多往事,時而笑語洋溢,時而唏噓感慨。」而這一次是他對蘇州故鄉的最後一瞥,1988年08月23日唐納在巴黎逝世,終年74歲。

胡廂使巷馬家大院如今之所以能夠絕處逢生掛上蘇州歷史建築及名人故居的銘牌,其實並不是因為唐納,而是因為藍蘋。倘若不是藍蘋,唐納老宅早已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之中。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