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景點大全 >驢友遊記 >jzyaia的旅遊空間> 地鐵里的人生百態

地鐵里的人生百態

2019-10-07 00:58:17 jzyaia 閱讀:220 積分:0  

巴黎 地鐵,自1900年起,在巴黎 的地下運行了一百多年了。 我在巴黎的幾天,就像這座城市裡的土撥鼠一樣,頻繁的鑽進暗黑的洞穴里,又從另一個洞口鑽出來。 去蒙馬特高地 ,看最高處的聖心教堂 ,再路過山下的紅磨坊,坐在雙風車咖啡館里,幻想著邂逅「天使愛美麗」的女主角,或者印象派大師雷諾阿老先生也行,那將會是如何有趣的一場會面? 告別已經沒有真正意義畫家的小丘廣場 ,輾轉地鐵1號線去香榭麗舍 大道,古老的列車,還要手動開門下車。

地面上,凱旋門前,遊客排著長隊合影。  地鐵里,各有色人種擠滿車廂,習以為常的看報,聊天,看手機,發獃。等待到站,一撥人匆匆而出,又一撥人匆匆而進。

我喜歡在地鐵里觀察行人,從他們的穿著和體態來判斷他們的職業、習性。

也因為這個習慣,我經常被朋友說,老盯著人看是不禮貌的行為。

還好,我看的人很雜,並非只看女人。在我的眼裡,耄耋老人,天使一樣的孩子,還有腿長手長一笑露滿嘴白牙的黑人,以及高矮胖瘦不等的女人們,莫不生動活潑。

我發現,法國 的男人身高矮小的不在少數,而女人們,婀娜苗條是少女們的專屬,上了歲數的女人則開始「橫向發展」。即使是小女孩們,小臉細腰下,也是漸漸豐滿的臀和腿。

不知道是不是飲食習慣所致?或者是物種的遺傳?  車廂里,頻繁出現的黑人和長袍穆斯林,均讓我避而遠之。

行前,從巴黎美院留學回來的林老師,對我進行了語重心長的巴黎科普教育:民主法國 接收了大量中東難民,也因此屢有盜搶的行為。浪漫巴黎已經被戴上了一頂「巴黎斯坦」的帽子。

這一番耳提面命之後,暗自求陰影面積若干。 傳說中時尚優雅的巴黎,正在漸失風範。  每個地鐵站里,大都有單人或三五成群的歌者和樂手在賣藝。

我見到人數最多的是七個男人的樂隊,吹拉彈唱俱全,外加一位端著帽子收錢的先生,人多勢眾,歡快的樂曲聲在狹長的地鐵里轟響。

仔細一看,行色匆匆的路人們偶爾打賞的,也就五毛一塊錢而已。

Concorde站,上來一位黑人,放下手提簡易音箱,吹起了薩克斯,曲調悠揚,讓人動容。乘客們眼觀鼻,鼻觀心,不動聲色。

沒有人往他的帽子里投幣,過了兩個站,黑人樂手下車了。 如今的巴黎,似乎有點窘迫。  幾天里,來來回回的地鐵,用掉了我們20幾張車票,一張1.9歐元。到臨別的那兩天,我們已經厭倦了在暗無天日的地下穿行,寧可徒步穿越巴黎。 不坐地鐵,出盧浮宮 ,沿塞納河 岸走去莎士比亞書店,書店對面,就是剛剛烈火洗禮后的巴黎聖母院 ,如今已封閉。 據官方消息,預計巴黎聖母院 修復的時間,需要十幾年的時間。

這一次錯過,就是十幾年。


地鐵里的人生百態遊記相冊 @jzyaia

jzyaia的遊記列表
微信掃碼訂閱,獲國內外9000景點攻略